他是队里的一位协勤队员,今天是他城管工作的最后一天,明天他就退休了,推去了队领导让他休息的好意,他说:他想站好这最后一班岗……
2021年7月20日疫情的警报又一次拉响,近千万人口的南京转瞬进入了疫情防控模式。街头巷尾、居民小区又一次看到了他们的身影……
“六字真言 虽然“请出示健康码 ” 只是短短的一小段话,但一天下来也得重复的说上上千遍,他们笑着说自己这都快成了这“六字真言”的复读机了。他们就是由志愿者、社工、城管队员等人员所构成的一道市民防线,也是最贴近民生的疫情管控人。一方面他们感谢市民朋友的配合,而另一方面他们也有话要说……
一位外卖小哥估计是急着送餐的原因,骑着电动车在疫情防控点前并没有减速,城管队员赶紧上前一步想拦下他,看有人拦阻,小哥这才猛的捏下了刹车,在惯性作用下电动车的侧面还是撞上了城管队员。一位市民对值守人员大声的嚷嚷着“手机没有流量,开流量不要钱吗?你们给我啊?”这一幕场景在各疫情值守点前时常可见……
“苦点累些多说些我们不怕 怕就怕有些人”俗话说人上一百形形色色,更何况是这么多人呢?,一位值守人员表示。按比例来说,积极配合疫情防控工作的市民占了绝大多数,至少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,自己主动出示健康码,有时工作人员忙不过来的情形下,市民主动把手机摆放到值守人员眼前,待看过后方才通过。第二类是被动配合型,你不说他不掏,你讲了他也是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,值守人员要花上不少口舌来解释疫情防控的需要,但对方宁可花上几分钟十多分钟来和值守人员“辩个理”也不愿用一分钟出示健康码,值守人员也是一脸无奈啊。
值守人员介绍道主城区内大都是老旧居民小区,一条小巷往往连通着多个小区,一旦有红、黄码这样的医学上需要隔离、居家观察的市民随意出入将可能带来严重的后果,虽然这样的可能性较小,但是仍然是不能排除的。比如该卡口是到专项核酸检测点的通道之一,持黄码市民经值守工作人员提醒后可以选择从其他道路(非居民密集区)到达,如果没有值守点的话,对内部成千上万的市民还是存在一定的风险的。
第三类人让值守人员无语 这第三类人员比例极少,一天也就能碰上三五个左右,值守点前显眼的通告、小喇叭里传来的声音对这些人而言是不存在的,对直的就往里闯,值守人员刚询问,就被“怒怼”,“健康码没有 手机没带 我住这里凭什么不能进”值守人员一伸手想拦着他,又被“怼”“干嘛事干嘛事,你动我下试试瞧”,“你们怕(病)毒怕死 lz不怕死 活这么多年够了”,就这样和值守人员拉拉扯扯,扯扯拉拉……
在值守点前有些老人拿出打印还是彩打的健康码,高兴的告诉值守人员,这是子女为他们出行啊购物啊方便,特意给老人准备好了,社区也帮着给用老人机的年老市民提供了相关证明,在有效期内进出都是正常的。
值守人员说:他们自己累些苦些不要紧,就是希望市民朋友对疫情防控工作能多些理解与支持,谢谢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