暴料人:李青梅,女,汉族,19 89年 2月1 6日生,河南浚县小河镇石羊村.,电话:17 6 3 9 2 0 9 6 5 8。
2019年9月30日,河南浚县小河镇石羊村村霸雷连科纠集二十名打手,去抢村民李玉和家的承包地。虽然李玉和家有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,但是村委会干部听命于村霸雷连科家,村干部擅自为村官的几家关系户动地,案发前一星期,村官把李玉和家的承包地调整给了村霸雷连科的亲属,又把一块没有人要的垃圾地给李玉和,李玉和不同意村干部擅自动地。2019年9月30日,雷连科到李玉和的承包地里通知李玉和他要耕种李玉和的这 7.97亩的土地,李玉和不同意,吵了几句。雷连科便称他要打?李玉和。
李玉和下午又去自己的承包地里犁地,其两个儿子和妻子齐进云也跟着去地里干活。当天下午,雷连科纠集众人,来殴打李玉和家。其他打手去的晚,雷连科发现李玉和又去犁地了,雷连科便带着雷刚(雷连科的自家)、雷光忠(雷连科的二哥)、雷光文(雷连科的自家)、程金苹(雷连科的妻子)先期赶去,雷家的电动车、三轮车、汽车都停在李玉和的田地头的路上。雷家人带的凶器有铁锨、铁棍、杀猪刀、匕首、砍刀,雷连科对打架有了布署。李玉和家人知道雷家在当地是一霸,雷连科又不停地打电话通知人来到现场,凶相毕露了,李玉和家人感觉凶多吉少,便向路上走,想回家,雷连科挡住不让走,声称要解决土地问题。李玉和家人除了李青山坚持向路上退去,其他人都呆在自家的承包地上不敢走。雷光忠不仅辱骂,还和雷光文一起动手殴打李青山。雷连科和雷刚一看雷光忠已经动手了,便持铁锨对手无寸铁的齐进云进行殴打。两人的铁锨拍击齐进云的头部,两人连续的拍击,将齐进云打倒在地。齐进云起来又遭到雷光忠和雷光文的殴打。李香合去救母,也被雷刚、雷连科打跑了。雷刚、雷连科又持械去拍打李玉和,又把李玉和打倒在地,李香合再次去救父亲,虽然李香合赤手空拳冒着多次被打的伤害,才抓住雷连科的铁锨,但雷刚持铁锨击打?李香合不停,李香合被迫放弃抓雷连科的铁锨把,雷刚、雷连科又持铁械再次去殴打李香合,又连续地拍击,把李香合打倒在地,倒地后,雷连科和雷刚又持械对李香合连续拍打六七掀。雷连科又持刀伤害李香合,李香合的胳膊上、被刀划个长长的伤口,皮肉外翻,浑身是血。雷家五人群殴?李香合一人,李香合的身上,伤痕累累,最后,还是李玉和将李香合拖到自家的电动三轮车上,齐进云和李青山也已经逃到自家的电动三轮车旁边,一家人急忙乘着自家的三轮车逃回家。路上,李青山还报警求助,称家人被雷家人打伤了。
刀枪不长眼,雷刚被雷连科所持刀伤及脖子,雷刚受伤时,骂雷连科:“尻娘,捅人也不看清点!”雷连科歉意地掰着雷刚的脖子看伤口之深浅,又引起雷刚的脖子大出血,雷家人将雷刚送医,雷刚还是不治身亡。帮凶雷刚为雇主雷连科抢地效尽犬马劳、流干奴才血!
雷连科的妻子程金苹把其凶器藏起来。公安局也不去侦查。
雷刚家属到雷连科家闹,雷连科赔偿雷刚家属8万元。此后,公安局把李玉和家人当作致死雷刚的凶手,完全忽视雷连科的违法犯罪行为。对雷连科家不侦不察。对雷光忠家也不侦查,对雷光文家也不侦查。浚县公安局对雷刚家也不侦查,公安局至今没有查明李玉和、李香合、李青山、齐进云身的上伤系雷连科或是雷刚或其他人所造成的。
浚县公安侦查人员以为打架时分两派,雷刚受伤,自然而李家人所造成的。于是侦查人员只对李玉和家进行侦查,千方百计给李玉和家进行栽脏。一心想把雷刚之死嫁祸到李香合、李玉和身上。公安人员不考虑雷连科故意伤害的不仅有李家人,还有雷刚。公安人员让雷家人作证,不事先告知作伪证的法律后果,全盘接收雷家众人包括参加行凶的雷光忠等人,也包括本次行凶案件的组织者、策划者雷连科等人,任由他们的伪造证据,否认雷连科擅自抢占李玉和家的承包地。
公安在侦查时,对李玉和家人进行诱供。讯问笔录中,侦查人员甚至不惜违法代签。目的是把雷刚、雷连科说成是受害人。
正象李香合一审时当庭陈述所说,公安侦查笔录写的是啥,他不知道。
雷刚是被什么凶器所伤,也没有查明。公安侦查人员不知从哪里弄的匕首,拍图片三张,还被检
察院发现不是同一把匕首,公安称是同一把匕首,称看着不象同一把匕首,是因为光线问题。因为公安侦查人员不愿意查雷连科及其同伙,所以查不清本案。
李玉和、李香合、李青山稀里糊涂地被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判了 12年、死缓、3年有期徒刑。
李玉和、李香合、李青山及时委托李青梅上诉到河南省高院。
上诉权是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之一,即对第一审法院的判决、裁定不服时,当事人有权要求上一级人民法院重新审理。有利于二审法院发现不公正、不准确、甚至错误的“冤假错案”。
上诉权是诉讼当事人的一项重要权利,给予当事人最充分的维护自身权益的有利条件。人民法院必须依法保障上诉权的正常行使,不能以任何借口干扰或剥夺。
法院应当公正审理李玉和、李香合、李青山的上诉,宣告李玉和、李香合、李青山无罪。
?